Ikke-kategoriseret

VOCs管控

2017年剛剛結束,回首過去的一年,國家對VOCs管控日趨嚴格,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地方層面,都相繼出台了一系列政策、條例、計2017年剛剛結束,回首過去的一年,國家對VOCs管控日趨嚴格,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地方層面,都相繼出台了一系列政策、條例、計劃、標准、措施等,旨在引起印刷企業對VOCs的重視,力求減少VOCs排放。

2017年,國家及地方政府對VOCs相關政策及標准的制定加緊了腳步。截至目前,已有北京、上海、江蘇、安徽、湖南、四川等21個省、市、自治區出台了VOCs排汙收費政策,且各地征收標准不盡相同。2018年1月1日,費改稅政策正式實施,各省大氣汙染物稅額按1.2~12.0元/汙染當量征收。從31個省、市、自治區出台的稅額方案來看,各省、市、自治區原排汙費采用不同的標准、有高有低,此番“費改稅”,各省、市、自治區的思路也有不同。其中,北京市收費標准全國最高,為12.0元/汙染當量,天津、河北、四川等省市收費標准為最低標准的3~5倍;寧夏、甘肅、江西、吉林等環境承載力相對較強的地區,平移原排汙費標准;山西、湖北、福建、雲南等部分省則在原排汙費標准的基礎上進行了適量的上調。值得注意的是,整個環境保護稅法應稅汙染物種類裏面並沒有專門列出VOCs。據權威專家表示,考慮到VOCs種類較多,征收管理比較複雜,因此最後沒有將VOCs列入稅目,但是苯、甲苯、甲醛、酚類等幾十個類型VOCs已被納入征稅范圍,並有明確的稅目稅額。環境保護稅法的實施,將加速印刷企業的優勝劣汰,實現資源優化配置,促進整個印刷業的快速發展。

室內設計是節約空間,也是節約金錢的最好方式,因此香港也有不少以善於利用小空間而出名的設計師。

VOCs排放標准是控制印刷業VOCs汙染的一個重要依據。目前,我國尚未頒布針對印刷業的VOCs排放標准,但據不完全統計,已有7個省市頒布地方排放標准,分別是廣東省DB44/815-2010《印刷行業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排放標准》、天津市DB12/524-2014《工業企業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控制標准》、北京市DB11/1201-2015《印刷業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標准》、上海市DB31/872-2015《印刷業大氣汙染物排放標准》、重慶市DB50/758-2017《包裝印刷業大氣汙染物排放標准》、四川省DB51/2377-2017《四川省固定汙染源大氣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標准》、山東省DB37/2801.4-2017《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標准 第4部分:印刷業》、福建省DB35/XXX-201X《包裝印刷行業大氣汙染物排放標准》(征求意見稿)。雖然這些標准的主要內容在VOCs排放限值上有一些區別,但都包括以下5方面內容:

①印刷油墨VOCs含量限值;②排氣筒VOCs排放限值;③無組織排放監控點濃度限值;④工藝措施和管理要求;⑤監測與檢測。

排汙許可制度是環境汙染控制與防治的一項重要制度。2017年6月19日,《固定汙染源排汙許可分類管理名錄(2017年版)》正式施行,明確了實施排汙許可管理的行業范圍、按行業推進的進度、排汙單位應該持證排汙的最後時限以及排汙許可分類管理要求。其中,關於“印刷和記錄媒介複制業”行業類別下“實施重點管理的行業”為,“使用溶劑型油墨或使用塗料年用量80噸及以上,或者使用溶劑型稀釋劑10噸及以上的包裝裝潢印刷”,“實施時限”為“2020年”。也就是說,正式發布稿中涉及的包裝裝潢印刷企業應該在2020年前取得排汙許可證,在這一時間尚未取得排汙許可證的,將按無證排汙進行處罰。對於未納入名錄的印刷企業來說,如有名錄中規定的通用工序的,也應對該工序申請並獲得排汙許可證。而且《固定汙染源排汙許可分類管理名錄》還將根據社會發展和環境管理的需要適時更新,未納入名錄的印刷企業也要時刻關注該政策的動向,並做好環保整改,以便政策更新時做出最及時、有效的應對措施。

香港嘉興堂印刷公司走互聯網的個性網路管道,將個性化的印刷服務推廣,讓用戶可以自主選擇和設計,為用戶提供人性化的產品和實用的功能。

除了制定VOCs相關政策及標准外,國家及地方政府也加大了執法力度及監管力度。過去一年,中央環保督查在環境保護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。中央環保督查由黨中央、國務院牽頭,以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的形式進行。從2016年1月中央環保督查在河北省開展試點以來, 2016~2017年的兩年間,中央環保督查已完成對全國31個省份的全覆蓋,問責人數超過1.7萬人。環保督查嚴字當頭,印刷企業首當其中,罰款、關停、責令整改頻繁發生。例如,北京盛通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因危險廢物儲存場所設置簡陋,防流失措施不完善,儲存場所現場未建立台賬,企業僅能提供危險廢物入庫記錄且不健全,不能提供危險廢物出庫記錄等,被處以責令整改;北京華聯印刷有限公司因有3台輪轉印刷機和3台平張印刷機需配套建設的環保設施已建成但未經驗收,被處以8萬元罰款;河南新華印刷集團有限公司因存在無VOCs治理設施、VOCs直排的問題,被處以責令整改;而利樂中國於2017年7月28日關停佛山工廠,中央環保督查無疑也是其最直接的觸發點。幾輪的中央環保督查倒逼了地方政府以及企業重視環保工作,推進了印刷企業加快轉型升級步伐。

此外,為應對重汙染天氣,環境保護部還及時發出預警提示,要求各級根據情況啟動相應預警級別,嚴格落實應急減排措施,各省市均出台了重汙染應急預案,這使得在過去一年,包括印刷行業在內的許多汙染排放企業屢次遭遇停限產的壓力。尤其是10月以來,各省市2017~2018年冬季錯峰生產、停限產方案的公布,再次迫使上千家企業面臨停產,其中印刷企業達到了150多家,而北京市就有100多家印刷企業面臨停限產,約占北京市停限產企業總數的七分之一。這意味著,許多本就處於艱難運營中的印刷企業,不時會面臨限停產的可能,可承接的訂單和交期以及生產能力都因此大打折扣,無疑會大大影響企業的正常運營,競爭力與日下滑。

從2014年提出“向汙染宣戰”,到2015年的“打好節能減排和環境治理攻堅戰”,再到2017年“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”,近幾年,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對大氣汙染治理的表述彰顯出國家政府的決心和力度。展望未來,環保汙染治理已勢在必行,印刷企業要積極行動起來,化被動為主動,打好VOCs治理攻堅戰。

文章轉自:http://www.keyin.cn/magazine/yinshuajishu/201806/24-1111665.shtml

Næste Indlæg

RELATEREDE INDLÆG

Ingen kommentarer

Skriv en kommentar